奇闻异事 · 2021年11月22日 0

诞生于“大洪水”后泥板上的不朽文明——苏美尔文明的起源之谜

楔形文字是古代苏美尔人的伟大发明。文字的产生在很大程度上促进了文明的产生和进步。在楔形文字的影响下,古代苏美尔地区诞生了先进的文化,方便了文明的广泛传播,对两河流域其他地区的发展产生了巨大的影响,有效记录了各国或地区的发展历史。到目前为止,虽然曾经辉煌的国家和城邦已经逐渐消亡,但是随着泥板的保存,我们可以了解到两河流域的文明和诞生在泥板上的先进文化。

诞生于“大洪水”后泥板上的不朽文明——苏美尔文明的起源之谜

楔形文字泥板文字

世界各地文明的诞生都有精彩的神话传说,不仅延续了原始部落时期的习俗,也代表了人类童年时期的想象力,是人们探索自然和社会文化关系的开始。人们渴望了解宇宙中的一切,了解形成和发展的规律,这也包含了一定的哲学和科学思想。

关于楔形文字的产生,这是苏美尔神话中记载的。据说伊南娜(Inanna)作为天上的金星女王和乌鲁克城的守护神,是一个非常强大的女神,只要她想做什么,她就必须想办法去做。当她知道埃利都城在南部经历了大洪水后,它已经被世界秩序的恢复者恩基(Enki)建造了。【恩基和安(An)和恩利尔(Enlil)此时已经成为新的创世神】,于是她到达恩基的住所阿勃祖,轻松用计偷走了密(Me),使得乌鲁克的文明繁荣发展。她得到的礼物包括楔形文字作为文明的象征之一。我们无法知道恩基是沉迷于伊南娜的美丽,还是因为同情人类的故意,但从那以后,乌鲁克不仅变得繁荣发展,而且与埃利保持着友好的联系。恩基是苏美尔统治时期最受欢迎的神之一。他身上所有的真善美爱和智慧都结合在一起来了。大洪水帮助了人类,大洪水之后,他也教给了人类文明。

诞生于“大洪水”后泥板上的不朽文明——苏美尔文明的起源之谜

伊南娜和恩基


至于神话中的阿勃祖(Abzu),他和妻子提亚马特是苏美尔神话中的创世神,阿勃祖是黑暗之神,淡水神,深渊之神,宇宙创始神,根源之神,提亚马特(Tiamat)是海洋之女神,是创造万物的神,是元初混沌的化身,两者结合生下众神。Tiamat这个词是闪米特语,它的名字已经不为人所知,有学者认为提亚马特可能是苏美尔神话中的纳姆(Nammu)。可见,在苏美尔人的心目中,文明的诞生不仅仅是淡水,更是咸水,所以,许多学者认为,他们可能仍然保留着来到这个地区的一定的原始记忆,相对于一些神话中对简单的大地母神的依赖,从苏美尔创世神话中作为地母的提亚马特所体现的海洋属性,可以看出,苏美尔人确实有可能是划船到达两河南部地区,但是提亚马特在苏美尔神话系统中名称的消失,以及人们对阿勃祖的更加重视,这很可能表明,早期苏美尔人虽然害怕大洪水,但已经意识到了淡水的重要性。

诞生于“大洪水”后泥板上的不朽文明——苏美尔文明的起源之谜

水与文明

但无论如何,阿勃祖和提亚马特在各个地区都受到威胁,形成了各个城邦的守护神,抵制他们,杀死他们,不想回到原始无序的生活。这也可能反映出城邦建成后,出现了城市文明。人们可以通过一定的手段改变自然,抵御自然灾害,不再想回到传统的部落生活。同时,阿勃祖主动惩罚内斗神,先被杀,再提亚马特被杀。她因为丈夫被杀,神的挑衅被动惩罚神,也反映出要毁灭神和人类的洪水应该先是淡水,再是海水。陆地洪水受气候变化影响,冰川融化,海水回灌受陆地淡水增多影响。

诞生于“大洪水”后泥板上的不朽文明——苏美尔文明的起源之谜

洪水是因为人类还是来自诸神内斗?

上帝的数量越来越多,他们争相争斗,闹得不可开交,威胁着提亚马特和阿勃祖的安宁,这可能反映出苏美尔人所理解的大洪水的根源是人类对自然的破坏和对资源的争夺;苏美尔神话记载,大洪水是因为恩利尔对人类不满,他说人类在地上迅速繁衍,整天吵闹,让他无法安息,所以他召集众神发动洪水,这和阿勃祖对众神不满的原因有点相似,但是按照神格来说,发动洪水的应该是这个神格的阿勃祖和提亚马特;而且阿勃祖和提亚马特这两位神的毁灭,也可能受到巴比伦崛起和巴比伦神话取代苏美尔神话的影响;阿勃祖虽然死了,但主神恩基还是在他死去的身体上建立了神宅,有可能反映出大洪水退去,人们在沼泽淤泥中重建城市,继承了苏美尔文明。


根据现代科学研究,史前一万多年前结束的最后一个冰河期,即第四个冰川期结束后,冰开始融化。大约5000年后,气温上升了4到7度,全球海平面上升了25厘米左右。北部覆盖的冰川融化,流入地势较低的海洋。海岸线以平均每年120米的速度移动。亚美连接的大陆架被淹没,亚美分离,欧北低地被淹没,大不列颠成为岛屿。西亚的两河流域也受到了很大的影响,尤其是南部地区逐渐开始受到越来越大的河流冲击,两河南流600多公里。

诞生于“大洪水”后泥板上的不朽文明——苏美尔文明的起源之谜

受河海影响的两河流域

起源于安纳托利亚东部群山的两河幼发拉底河和底格里斯河,开始沿着伊朗高原和阿拉伯高原中间的山谷向南流动,直到流入低洼地区进入印度洋。然后,随着温度的逐渐升高,水流越来越多,海水回流到陆地上。人们被迫离开曾经生活的沃土山谷,进入更高的山区生活。海水退去,河水正常流动后,苏美尔文化开始产生,说闪米特语的山民开始回到这个地区。他们向南迁徙,遇到了苏美尔人,一个饱受洪水蹂躏的独立发展民族,了解了他们对大洪水神话的描述;从苏美人的角度来看,在经历大洪水这一毁灭性灾难的情况下,苏美尔人当时并不了解自然的奥秘,所以把这一事件描述为神话,然后传到阿卡德、巴比伦,直到圣经故事。

诞生于“大洪水”后泥板上的不朽文明——苏美尔文明的起源之谜

伊甸园可能存在吗?

根据认定苏美尔人乘船来到两河南部的理论,在波斯湾中部,一个曾经不受北部冰川影响的岛屿曾经生活在那里,就像伊甸园一样美丽。然而,在冰川对海平面的影响下,人们开始乘船离开岛屿,进入两河南部地区,海水逐渐退去。当然,也有人认为苏美尔人和埃兰人一样,可能来自印度,这也可以解释他们在种族和语言系统上的隔离和独特性。也有人相信半人半鱼教美索不达米亚人文化的秘密传说。他教苏美尔人文字知识、科学、各种技术、建设城市、寺庙、制定法律、测量土地、如何耕种土地、收集果实等。教完知识后,他跳海离开,这也可能与类似两栖动物的记忆有关。

诞生于“大洪水”后泥板上的不朽文明——苏美尔文明的起源之谜

被淹没的岛屿

总而言之,冰川融化后,人们回到东部和北部的山区生活,从公元前一万年到公元前5500年,沙尼达尔遗址、贾莫遗址以及首次出现的哈苏纳文化、哈夫拉文化、萨迈拉文化相继出现,都可以有利地证明,那段时间两河流域的人们主要集中在北部和东部山区;大约在公元前5400年左右,全球气温开始稳定下来,欧贝德文化才在两河流域南部即苏美尔地区开始显著发展,这也证明此时水已消失,南部地区逐渐开始能够居住,很快欧贝德文化便取代了东北山区的文化,成为发展的中心,说明大水退去后,山区的人们也纷纷迁入两河南部地区,此时苏美尔人和阿卡德人是当地居住的两个主要民族;大约在公元前3500年左右,各城邦相继建立,苏美尔文明开始繁荣发展,应对应神话中埃利都建立,乌鲁克开始掌握文明的内容。

诞生于“大洪水”后泥板上的不朽文明——苏美尔文明的起源之谜

埃利是最早的苏美尔城邦

众所周知,苏美尔文明诞生于土壤中。通过这方面的研究,人们发现从北部山区流入波斯湾的河流含有复杂的矿物质,这与小亚、亚美尼亚、库尔德斯坦等地区的许多矿物质有很大关系。水流过的岩石由应时和长石组成,会冲刷岩石中的可溶但不溶于水的成分。这些成分含盐量非常丰富,以微小的晶体颗粒形式流向下游。它们聚集在下游,我们称之为淤泥和岩石粉,它们的颗粒比普通沙子小。这种颗粒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增加了土壤的含盐量,可以很好地保持水分,促进空气循环。这种粉末土壤是植物的理想栖息地。每年,大量淤泥流入两条河流的低地区特别是冰川融化后,水流增加,使得沙漠变得异常肥沃。历史证明,这些颗粒发挥了重要作用,为文明的诞生创造了非常有利的条件。

诞生于“大洪水”后泥板上的不朽文明——苏美尔文明的起源之谜

土壤中微小的斑点

但是很快这个地区又变得炎热、干燥、多强风,尤其是夏天气温很高,自然降雨量还很少,所以土壤如果不管理很容易干旱(请参考古提人入侵那段历史),河流的季节性洪水给土地带来了生命,但是洪水也是不可预测的,通常要靠上游山区的降雨,有可能几年干旱后会出现连续的洪水,还要处理沼泽问题;与此同时,这里的自然资源也十分匮乏,土地是由粘土、淤泥、沼泽组成的平原,几乎没有石头和金属可以开采,所以,很难想象这里会诞生先进的文明。

然而,在这样的挑战下,早期的人类逐渐花费了很长时间来适应这里的恶劣条件,因为它不适合像东部山区那样向上游山区狩猎和收集生活,这使得人们花更多的时间去探索如何过上更好的生活。定居建村后,许多野生动物很快被驯服,如牛、羊、猪、驴等。偶然发现,他们开始驯服植物,从小种子生根发芽开始农业革命。人们也挖掘更多的渠道来解决远离河岸土地的灌溉问题。只要运河足够长,种植椰枣树用于遮荫和食用,建设更大的社区来划分农业劳动和保护粮食。这样工作,土地就很有生产力了,种植在沼泽里的芦苇也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人们可以用它来建造房屋。在资源匮乏的情况下,人们也开始探索与更远地区居民的贸易,如叙利亚黎巴嫩、小亚和印度。在苏美尔人和阿卡德人的长期共生下,他们分享了自己的成功和进步。

诞生于“大洪水”后泥板上的不朽文明——苏美尔文明的起源之谜

红色是苏美尔城邦地区的绿色

城邦文明的诞生不仅与宗教、农业、水利、贸易、建筑、社会组织的发展有关,还与该地区特殊困难的条件和科技成就有直接关系,最终导致官僚机构的诞生,产生城邦国家,形成独特的苏美尔文化艺术。苏美尔人定居后的第一缕文明之光是写作的发明。随着抄写员职业的诞生,人们可以通过写作记录更多有用但人们记不住的信息,这归功于一个记性不好的国王的传信员。苏美尔地区有两种最丰富的东西,即脚下的土壤和生长在沼泽和河岸上的芦苇。这两种资源的结合为文字的形成创造了有利条件。

诞生于“大洪水”后泥板上的不朽文明——苏美尔文明的起源之谜

抄写员和教育

这种泥板上的文字最早是由象形文字组成的,记录必须简单抽象。由于抄写员工作量巨大,速度不快,他们很快改变了文字的记录形式。在更多人提出的好主意下,记录的符号开始不断变化,这也意味着只有少数受过教育的人才能理解写作的内容。与以前不同,每个人都可以记录和理解文字因此,抄写员成为一个特定的阶层,人们可以阅读几百年的历史故事,学习记忆。在这种影响下,促进了教育和科学技术的突破和发展,也对西亚其他地区的文明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到公元前1500年左右,楔形文字已经成为当时国家的通用文字体系,极大地促进了文明的交流和发展。

诞生于“大洪水”后泥板上的不朽文明——苏美尔文明的起源之谜

楔形文字的进化

通过考古研究,我们知道楔形文字经历了从图像象形到符号表意再到字母表音的发展阶段,这是苏美尔人发明的一种特殊的文字体系,由阿卡德人继承和改造。随着象形文字的不断简化,原始图像越来越难以识别,失去了象形的特征,对于没学过的人来说,似乎已经加密了。与古埃及文字有很大不同的是,即使在最初的象形阶段,苏美尔人的象形文字也只是一个具有象征意义和线条意义的图形,这导致两种文字从一开始就有很大的差异,其中写作材料和工具就是造成这种差异的直接原因。为了方便写作,文字自然向楔形方向发展。随着乌加里特人在此基础上发展出近东地区最古老的字母文字,必然会对欧洲字母文字的发展产生影响,但这些都是后话。当时对近东国家影响最大的是继承阿卡德语的亚述和巴比伦楔形文字,也方便了文明在文字影响下的继承和传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