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闻异事 · 2021年11月21日 0

苏美尔城邦争霸与政治统一

公元前3000年左右,经过500多年的发展,苏美尔文明已经非常成熟,楔形文字开始对城市发展的各个领域产生重大影响,城市国家开始进入城邦争霸的历史时期。在历史上,这个时期被称为两河流域文明苏美尔城邦时期,也可以称为苏美尔早王朝时期。然而,由于这一时期出土的泥板数据稀少,具有一定的神话色彩,人们对这一时期的历史有着模糊的认识。其中,《苏美尔王表》是我们了解这一历史的重要依据之一,其中一些来自各城邦国王日常参加重大活动和重要事件的记事铭文。通常,为了保存在国家重要场所的泥板文件,一些泥板文件对政治史的记载非常系统,这些珍贵的实物资料还原了相对真实的苏美尔城邦。

苏美尔城邦争霸与政治统一

前苏美尔城邦遗址

王权在原始五城的和平传递

据《苏美尔王表》记载,大洪水是城市与王权发展的重要界限在大洪水发生之前,已经有五个城市获得了王权统治,分别是埃利都、巴德-提比拉、拉拉克、西帕尔和舒鲁帕克。苏美尔人还先后建立了欧贝德、乌鲁克、乌尔、基什、库德、阿塔卜、尼普尔等城市。在苏美尔人的心中和文化传统中,尼普尔不仅是苏美尔和阿卡德的划分界限,而且占据着重要的地理位置。基于天神授予王权的传统,它也是天神在世界上的权力中心和统治中心。它的守护神是恩利尔,铭文中描述他的标题一般是";国王的土地";,";天地之王";,和";众神之父";。

苏美尔城邦争霸与政治统一

原始五个最强的城邦

在古代的五个城市中,埃利都被认为是人类历史上的第一个城市。在发现的埃利都遗址中,人们发现遗址直径超过450米,自下而上积累了埃利都文化、哈吉·穆罕默德文化、典型的欧贝德文化、晚期的欧贝德文化、乌鲁克文化和杰姆代特奈斯尔文化。对于上层杰姆代特奈斯尔文化,诞生于公元前3100年左右,取代乌鲁克文化,直到公元前2900年苏美尔早王朝建立。这显然表明,城市在城邦争霸时期已经逐渐被废弃。据研究,由于埃利都特殊的地理位置,诞生于大洪水后泥板上的不朽文明——苏美尔文明的起源之谜,当时土地受到海平面上升和河水冲击的极大影响。公元前2900年左右,土地盐碱化非常严重,苏美尔人的发展重心开始北移。

苏美尔城邦争霸与政治统一

埃利都特殊的地理位置

而且对其他几个城市来说,舒鲁帕克的历史虽然可以追溯到欧贝德文化时期,但是发展繁荣要到公元前2600-公元前2500年这段时间,铭文记载王权传至此被洪水冲过,说明这个城市后来又恢复了重建,王朝的实际统治期是公元前3714-公元前3474年,公元前3483年从西帕尔夺过王权;西帕尔是阿卡德地区的一个城市,据记载,这个城市信奉太阳神乌图,是一个矿藏丰富的地方,统治期大约在公元前3603-公元前3483年,被舒鲁帕克取代;拉拉克城诞生于公元前3800年左右,由苏美尔人到来与当地土著(阿卡德人)共同建立(与后面存在的拉尔萨城不同),是公元前3505年从巴德-提比拉接过王权,统治时间为公元前3572-3492年,最终被西帕尔取代;巴德-提比拉城是马迪内赫遗址,据记载,这个城市是从埃利接过王权,经过三个王朝后3505年被拉克取代,统治时间为公元前3985-公元前35年。

第一个开始强大的城邦——基什

据《苏美尔王表》记载,大洪水过后,当王权从天而降,王权在基什。苏美尔早朝开始于大洪水之后,在大洪水之后的城市重建中,基什可能受到当时特殊地理位置的影响,需要最早实现恢复重建。它位于苏美尔北部,幼发拉底河与底格里斯河非常接近,这使得基什城邦能够控制两河流域的咽喉。

根据考古发现,基什在新石器时代的遗迹已经显示出文化特征,但与南方早期的文化没有共同点,表现出独特的传统特征。事实上,这个地区的北部是塞姆语阿卡德人活跃的地区。据推测,他们应该在杰姆代特奈斯尔文化时期开始接触苏美尔人;没有史料证明当时发生了战争,阿卡德人和苏美尔人进行了和平共处的民族融合。在基什王朝的早期统治者中,许多王都有塞姆语和苏美尔语,这可能与基什苏美尔人和阿卡德人的传统特征有关。苏美尔人也是基什的主要民族。虽然内部保持和平,但一些国王的铭文已经开始记录与埃兰的战争。据史料记载,公元前2750年左右,基什国王麦西里姆开始在苏美尔城邦建立霸权,并出面调停乌玛和拉格什的边界争端。公元前2700年,基什王恩美巴拉格西率领苏美尔城邦军共同入侵埃兰,俘获埃兰武器。

苏美尔城邦争霸与政治统一

基什王墓出土了世界上最早的四轮战车

乌鲁克初步实现了南北统一

在基什北部崛起的同时,南部城邦乌鲁克在文明逐渐繁荣发展的情况下开始崛起。为了争夺苏美尔地区的霸权,两个城邦不可避免地会发生战争。乌鲁克文化的繁荣发展时期是公元前3500-公元前3100年,在乌鲁克第一王朝第五王吉尔伽美什统治时期达到顶峰,与基什王阿伽发生争霸战,最终基什战败,向乌鲁克投降。公元前2650年左右,乌鲁克在城邦争霸中确立霸权;在接下来的一个世纪里,吉尔伽美什的七位后继者对乌鲁克和基什享有统治权,南北苏美尔和部分阿卡德地区实现了初步统一。基什王的称号在这个地区意义重大,因为相当于苏美尔和阿卡德之王,一直被其他城邦窥视,所以乌鲁克王在获得基什王的同时,相当于统一南北。

苏美尔城邦争霸与政治统一

基什王牺牲的权标头

乌尔第一王朝建立

乌尔和埃利都很接近。因此,自史前以来,它一直是苏美尔文化和宗教的中心。由于它处于非常优越的交通位置,乌尔城在洪水过后恢复较晚,但依靠对外贸易经济可以快速繁荣和发展。到公元前2600年左右,乌尔依靠与东方的贸易已经富强起来,这可以从随葬在陵墓的财宝中体现出来;公元前2560年,麦桑尼帕击败乌鲁克王和重获统治权的基什王,建立乌尔第一王朝,获得对尼普尔的控制权。在他的后继者麦什基亚格努那统治期间,尼普尔的吐玛尔寺被重建。这座寺庙是恩利尔妻子宁利尔的神龛。据相关铭文记载,这座寺庙被多次破坏和重建。

苏美尔城邦争霸与政治统一

乌尔第一王朝出土的青金石印章

拉格什与乌玛的争执

从考古发现可以看出,拉格什和乌玛都是苏美尔地区的古城,但《苏美尔王表》很少提到他们争霸的历史和获得王权的过程,这很可能与他们很少去尼普尔向恩利尔献祭有关。拉格什控制着城市和东部宗教中心吉尔苏城,还有另一个城市尼那。乌玛和拉格什之间有两个城市:阿达波和凯什。因为阿达波离尼普尔很近,一个国王被写进了《苏美尔王表》,拉格什王和乌玛王的信息来自记录的铭文。根据对拉格什遗址的挖掘和研究,特罗现在是吉尔苏城的宗教中心,阿尔希巴丘是拉格什城。受特殊地理位置的影响,拉格什的土地非常肥沃,灌溉充足。内部有沙特-埃尔-哈伊和鲁马-吉尔努恩两条运河。因此,粮食丰富,贸易发达。他们一直利用与乌玛暂时修复的关系,积极发展经济建设和对外贸易。在北方霸主基什和南方霸主乌尔的主持下,他们长期保持和平共处。

苏美尔城邦争霸与政治统一

苏美尔各城邦

公元前2500年左右,南方霸权乌尔在埃兰入侵下开始衰弱,进入乌尔第二王朝,北方霸权基什也开始衰弱。这时,乌鲁克再次获得霸权,建立了乌鲁克第二王朝。拉格什首领乌尔南塞也趁机称王,大规模扩建城市寺庙和城墙。实力增强后,他很快击败了以前的霸主乌尔,击败了乌玛军队;公元前2480年,他的儿子阿库尔伽尔在位期间,拉格什和乌玛陷入土地争夺战,但此时乌玛占据上风;公元前2470年,中部城邦阿达波崛起,统治者卢伽尔安尼蒙征服了苏美尔东部大部分城邦。

苏美尔城邦争霸与政治统一

一时崛起的阿达波

公元前2460年,随着卢伽尔安尼蒙都的去世,阿达波开始走向衰弱,许多城邦恢复了统治,拉格什和乌玛再次崛起。这时,拉格什由埃安纳图姆统治,拉格什在与乌玛的争霸中已经明显占据了优势。他与战败的乌玛重新划分了边界,挖掘了边界的沟渠,建立了边界石碑和自己的铭文,并将土地租给了乌玛人民和统治者。为了巩固自己的统治,埃安纳图姆开始到处寻求霸权,击中失去了乌尔、乌鲁克(暂时停战)、拉尔萨、阿克沙克、基什,还对埃兰用兵,征服了波斯湾沿岸地区,他称自己为基什之王,但基什和阿克沙克并没有服输,他们联合埃兰人和阿卡德人对抗拉格什,但最终埃安纳图姆取得了巨大的胜利。

苏美尔城邦争霸与政治统一

拉格什崛起

在公元前2430年,埃安纳图姆去世,他的弟弟恩安纳图姆一世继位,基什和乌玛重新获得独立,乌玛王乌尔卢玛拒绝承认父母签订的条约,用火焚烧界碑,拆毁拉格什修建的建筑,他亲自率军进攻古埃丁那地区,并与其他国家的军队联手,年事已高的拉格什王恩安纳图姆只能委任他的儿子恩台美那率军迎战。恩台美那势如破竹地击败了乌玛军队(此时已与强大的乌鲁克组成联盟),乌尔卢玛看到大势已去,剩下的军队逃走了,但拉格什军队紧随其后,直到深入乌玛境内,敌军堆尸如山。回到拉格什城后,没过几天,乌尔卢玛的侄子伊勒就夺取了乌玛城,成了新王,他不愿意放弃肥沃的土地,再次进入边界,并将渠水引入乌玛,还拒绝缴纳全部租税,希望获得古埃丁那平原的管理权,此时,由于之前连年征战国困民乏,已无力再战,于是乌玛请求北方基什和阿克沙克仲裁两国发生争端,在第三方仲裁下,两国边界再次划定,条例重写,战争暂告一段落。

苏美尔城邦争霸与政治统一

陶器记录拉格什和乌玛边界战争

公元前2410年,继位的拉格什王恩安纳图姆二世击败了乌玛王伊勒,重新维持了拉格什的霸权,公元前2400年,恩安纳图姆二世去世后,拉格什开始进入一系列羸弱的统治阶段,神庙祭司集团开始崛起,利用宗教活动聚揽财富,他们与世俗势力展开了激烈的斗争,拉格什的经济和社会秩序开始遭到破坏,社会矛盾冲突不断,经济倒退,民不聊生,拉格什开始失去霸权,北面的土地被基什和拉拉克掌控。

到公元前2378年,拉格什终于出现了一个强大的统治者——乌鲁卡基那。他对拉格什进行了一系列改革,削弱了祭司的实力,积极实施促进社会公平、经济发展和解决社会矛盾的政策,扩大了公民人数,禁止了以人为本的借贷条件,释放了因债务被奴役和拘禁的平民。经过八年的改革,拉格什的统治逐渐恢复稳定。然而,乌鲁卡基那的改革终究难以挽救拉格什灭亡的命运。这时,乌玛出现了一个更强大的国王——卢伽尔扎格西。为了报仇,公元前2371年,他率军攻克并摧毁了吉尔苏,很快征服了拉格什。

苏美尔城邦争霸与政治统一

乌鲁卡基改革

乌玛征服拉格什后,实力空前强大。公元前2359年,卢伽尔扎格西率军征服乌鲁克第二王朝,以乌鲁克城为国都,称自己为乌鲁克之王和国土之王,建立了乌玛-乌鲁克第三王朝。到公元前2350年,卢伽尔扎格西已经统一了基什以外的巴比伦尼亚南部的苏美尔地区。在铭文中,他声称他从东到西没有对手,每个城邦都向他臣服,承认他的乌鲁克统治权。铭文还列举了每个城邦在他的统治下安居乐业。公元前2340年,卢伽尔扎格西北征服了基什城邦,但此时他也遇到了最终真正的敌人阿卡德的萨尔贡。

苏美尔城邦争霸与政治统一

卢伽尔扎格西统一苏美尔地区

公元前2334年,乌玛-乌鲁克王朝结束,强大的阿卡德君主萨尔贡给了他致命一击文明的延续——苏美尔城邦争霸,阿卡德帝国的建立,巴比伦的崛起,他面对的是北方人数更多的阿卡德人,最终卢伽尔扎格西依靠军事征服建立的苏美尔帝国,也随之被另一个更像帝国的帝国——阿卡德帝国征服,苏美尔早期王朝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