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事件 · 2021年12月1日 0

山西一名女教师神秘失踪,井里出现裸体尸体,没有做DNA,丈夫供认杀人尸体审判,警方追捕17年未能重启调查

山西省运城市一名已婚8个多月的女教师在半夜神秘失踪。六个月后,她在井里发现了一具裸体的女尸体。警方没有做DNA鉴定。经家人鉴定,她被确定为她。她的丈夫成了嫌疑人,供认杀人并扔掉了尸体。审判期间,全部供词被释放。经过17年的追捕,警方重启了调查。8月24日,她60岁的父亲表示愿意奖励10万养老金来帮助警方逮捕凶手。

死者路亚丽,1981年12月出生,来自山西省运城市临沂县楚侯乡张嵩村,当地王健小学民办教师。

山西一女教师神秘失踪,井里惊现裸尸,未做DNA,丈夫供述杀人抛尸庭审翻供,警方追凶17年未果重启调查

失踪女教师路亚丽。家庭成员提供

今年8月初的一天早上,雨下得不停,池塘里满是水,知道的叫声急剧上升。

路亚丽的弟弟带着渴望女儿的60岁父亲来到坟前烧香祭奠。它位于公路旁,周围是一片盛开的玉米林,周围是茂密的树木。

弟弟打开齐腰深的杂草,眼前露出一块黑墓碑,上面刻着姐姐和一个姓张的男人的名字。我姐姐婚后没有孩子。按照我们当地的习俗,他们配阴婚。

记者在现场看到,她的哥哥弯下腰,为他的妹妹烧纸。他说:姐姐,今天我和爸爸来看你了。我们将追究杀害你的真正凶手。

父亲拿着伞蹲在一边,眼里含着泪水。突然微风吹来,墓前一团纸灰卷起,飘在空中,立刻落下。他喃喃自语道:亚丽,你离开我们已经17年了,但我们从来没有忘记过你。有时候你做梦的时候还是那么聪明。我睁开眼睛,看到那是空的,泪水打湿了枕巾。

烧完纸钱,弟弟帮助伤心的父亲站起来安慰他。

雨越下越大,远处烟雾朦胧,炊烟袅袅,父子俩走出玉米林。

山西一女教师神秘失踪,井里惊现裸尸,未做DNA,丈夫供述杀人抛尸庭审翻供,警方追凶17年未果重启调查

父子俩在坟前烧纸祭奠。

父亲回忆说,18岁的女儿从临沂中学高中毕业后,来到邻村王健小学当私立教师,教一年级的汉语、数学等学科。虽然离家只有2.5公里远,但她工作很忙,每个周末只回家一次。

他说,有一天,女儿的同事给她介绍了一个对象,对方姓王,身高约1.75米,比她大一岁,村民,高中毕业后在甘肃天水做生意,偶尔回家,第一次见到他,他给我们的印象不是很好,我们不同意他们的爱,但女儿什么也没说。

两人相识半年左右,王家托人求婚,路亚丽父母征求意见后,终于同意了婚姻。

我们没想到的是,临近婚期,女儿突然说不想结婚。母亲哽咽着回忆道:女儿性格内向,从来没有说过原因。后来在王家的多次催促下,两人于2002年4月下旬举行了婚礼。

到目前为止,路亚丽的一些婚纱照仍然被母亲珍藏。每当她想念女儿时,她就会拿出来看看,每当此刻,她都会泪流满面。

山西一女教师神秘失踪,井里惊现裸尸,未做DNA,丈夫供述杀人抛尸庭审翻供,警方追凶17年未果重启调查

路亚丽的婚纱照。

母亲说,女儿结婚后一直住在学校,八个月后,悲痛从天而降。

父亲痛苦地告诉记者,2003年1月3日上午,女儿学校的老师打电话给他,说路亚丽不见了,他们在四处寻找。

我马上骑摩托车去上学,看到她床上有一大堆湿液体,后来证实是尿。父亲说,让他感到奇怪的是,当地下雪了,地上的雪很厚,而女儿的外套挂在墙上。

他发现情况不对劲,立即叫校长李复高报警。

当天上午10:30左右,李复高报警,学校老师路亚丽失踪。

后来,他在接受警方调查时说,当天上午9点左右,他看到路亚丽没有在教室里上课,就走到她的住处。在路上,他遇到了她的丈夫王,问他们是否吵架了。另一方说没有,并说他的妻子一夜之间没有回来。后来,一位老师在路亚丽的房间里看到了一床被子外套和衣服,三双鞋,拖鞋放在床下的盒子后面,我立即让人们通知路亚丽的父亲。

李福大学校长说,他记得事发当晚9点左右,他亲自锁上了学校门。学校门口有一个缝隙。孩子们可以自由地进出缝隙,而成年人进出。

事件发生后,为了证实李复高所说的话,办案民警锁上学校大门后,用路亚丽丈夫王的90摩托车进行了实验,证实了推车的进出。

当时有人告诉办案民警,事发当晚外面风很大,迷迷糊糊听到摩托车发动的声音,凌晨3点左右看到。

山西一女教师神秘失踪,井里惊现裸尸,未做DNA,丈夫供述杀人抛尸庭审翻供,警方追凶17年未果重启调查

当初见小学。

陆亚丽的父亲说,女儿失踪后,他们去学校四处寻找,包括厕所、周围的农田、井和池塘,没有任何消息,我们还动员了50多个亲戚和朋友,她的丈夫王的家人,在运城和附近的永济发布了数百个通知,结果仍然一无所获。王来到我家一次,他说有人在运城南街看到了亚丽,他也在到处寻找。

大约半年后,一条消息震惊了运城。

2003年6月19日,运城市盐湖区姚孟乡北南村西瓜地灌溉井发现一具女尸。

村民回忆说,早饭后,他准备在地里浇水,来到井看到预制板井盖移动痕迹,他把桶扔进井里发现卡住了,一开始我以为地下掉进了塑料或树枝,试了几次没有水,我叫了一个村民在地里照顾西瓜,和我一起去地下。

他说,他们拿着钩子到井里钩。第一次钩住后,他们向上拉。他们刚拉了大约一米。钩住的东西掉进水里。当他们拉起钩子时,他们发现钩子上似乎有腐烂的肉和四五根长发。他们把钩子放进井里,钩了好几次。钩住后,他们向上拉。因为钩住的东西太重了,他们终于用轮子把它拉了起来,拉到井中间,看到是白色的东西。我们以为是猪,所以我们把绳子放在那东西的腰上。

山西一女教师神秘失踪,井里惊现裸尸,未做DNA,丈夫供述杀人抛尸庭审翻供,警方追凶17年未果重启调查

发现尸体的井(红圈)。

接到报警后,警方迅速赶到现场。经调查,发现灌溉井深约25米,半径1米,水井至西约1公里。

第二天,路亚丽的父亲被告知要识别尸体。他从身高、头发和牙齿上认为尸体是他失踪半年的女儿。他突然哭了。

他说女儿以前做过瓷牙,他印象深刻,但警方没有通知我们做DNA鉴定。

法医尸检发现裸尸长1.62米,高度腐烂,牙冠上有釉面,头部伤口,伤口不整齐,是钝器打击造成的,腹部和大腿伤口,伤口整齐,是钝器造成的。死因无法确定。根据胃的排空情况,死亡时间距离最后一餐超过6小时。

经过警方的进一步调查,路亚丽的丈夫王成了关键怀疑对象。

在他被控制后,他告诉警方,2003年1月3日凌晨3点左右,他在学校和路亚丽的几位同事打麻将回家,发现房间里的灯关着了。他打开灯醒来,他们吵了起来。他打了他的妻子两次。他站在床下,她睡在床上。他用被子捂住头,她用脚踢他,他用右手捏了捏她的脖子。我盖了几分钟。一开始,她用手抓住我的手。

他说,当他打开被子时,他看到妻子脸色发青,没有呼吸。他觉得事情不好。他坐在房间里想了十多分钟,然后用被子把她裹起来,把她带出校门,把她放在学校门口的一个烂房间里,然后回家从学校门口推出摩托车,带着一把水果刀。在破房子里,他担心他的妻子不会死,他还用砖头砸了她的头。我在她肚子上戳了三把刀,在她大腿上戳了几把刀。

他说,他把妻子裹起来,绑在摩托车后座上,骑到运城盐湖区姚孟乡北南村10多英里外的田间灌溉井前,打开预制井盖,脱下衣服扔进井里,包好被子衣服。他骑摩托车去董夹路口的一个空地方,用摩托车汽油烧被子衣服,扔掉水果刀。

山西一女教师神秘失踪,井里惊现裸尸,未做DNA,丈夫供述杀人抛尸庭审翻供,警方追凶17年未果重启调查

摩托车被指控犯罪。

回到学校后,他用菜刀割断灯绳,伪造现场,把摩托车钥匙扔到学校西墙外。

警察问他为什么扔尸体时要脱掉妻子的衣服。他说:把衣服和被子扔进井里不容易腐烂,怕有人认出来。

2003年6月28日,王某因故意杀人被临沂县公安局拘留。

同年10月9日,运城市检察院指控王某犯故意杀人罪,并向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与此同时,路亚丽的父母也向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了民事索赔,要求赔偿包括丧葬费在内的9万多元。

同年11月6日,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后返回运城市检察院,要求补充调查。

2004年2月24日,运城检察院再次移送运城中级人民法院。审判结束后,检察官撤回了补充调查,并于同年9月27日第三次移送了起诉书。

然而,在这次审判中,王在法庭上否认了他的犯罪。

他的辩护人说,检察官指控他故意杀人的证据不足,指控不成立,主要是因为尸体高度腐烂,应该通过DNA或颅相重合技术确定无名尸体是否属于路亚丽,村民们证实打捞钩像腐烂的肉,为什么没有显示在尸体检查报告中,尸体检查报告证实,尸体伤口从上到下变浅,也从下到上变浅,这与王的供词不一致,王承认他先用手掐死了他的妻子,但尸体检查报告没有舌骨、喉骨、肺的检查记录,同时,对摩托车进出学校的实验有怀疑,特别是没有证据烧被子的衣服,摩托车钥匙找不到,也没有找到刀,王在学校门口的房间里戳了他的妻子几把刀,为什么没有血?

运城市中级人理为此,王承认了他的杀人和尸体移动情节,部分得到了证实,但该案由王承认,他在几次询问中没有承认犯罪。王承认用刀割腿的情节与事实不一致,杀人刀找不到,没有人证明他是否有这种刀,摩托车钥匙扔在地上找不到,法医检查认为路亚丽死因不确定,摩托车进出学校实验人为因素,戳尸体现场学校门破房子没有得到有效证实,焚烧衣服和被子的情况没有得到证实,王承认是公安人员强迫供词,本案缺乏足够必要的证据,无法形成完整的证据链,指控王故意杀人罪不能成立,辩方认为不构成犯罪的理由被采纳。

2004年12月10日,山西省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审判长薛丙辰宣判王无罪。

运城检察院对一审判决提出抗诉。经审查,山西省检察院认为运城检察院抗诉不当,撤回抗诉。后来,山西省高等法院作出终审裁定,允许撤回抗诉。

几天前,记者在现场采访中,卢亚丽的家人说,学校门口有可疑的血,警方回应说,他们提取了血到山西省公安部门,但由于数量太小,无法测试,至于她的家人反映窗帘,负担有血,我们没有发现。

临沂县公安局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事件发生后,他们非常重视,并成立了工作组进行调查。虽然他们还没有抓住真正的凶手,但他们从未放弃过。目前,他们还成立了一个新的工作组,正在寻找新的证据。

她说,事发当晚运城下了一场大雪,有的场景被破坏了,给侦破工作带来了困难。命案必破,只是时间问题。

记者在采访中质疑,为什么办案人员没有做DNA就确认女尸是路亚丽?

她说,DNA鉴定是否必须进行,取决于案件。

路亚丽的父亲流泪说,17年过去了,杀女儿的真凶在哪里?

他说,他愿意拿出10万元的养老金来奖励,希望能帮助警察抓住凶手,希望警察尽快破案,绳之以法。

对此,记者届时将跟踪报道。

西

本文由#树木计划#作者【源点新闻深度】创作,今日头条独家发布,未经授权不得转载。